崇明信息港

当前位置:

贤妇 第123章 挺过来了!

2020/02/15 来源:崇明信息港

导读

贤妇 第123章 挺过来了!因出动了大批的侍卫,简莹出事的消息是不可能彻底瞒住的。周漱叫人放出话去,说简莹接到苏秀莲难产的消息

贤妇 第123章 挺过来了!

因出动了大批的侍卫,简莹出事的消息是不可能彻底瞒住的。

周漱叫人放出话去,说简莹接到苏秀莲难产的消息,急着赶回王府,在路上惊了马匹,翻车受伤,就近来到庄子休养。

王府里的侍卫几乎都是邱诚明一手训练出来的,对这个名义上教头十分信服。

跟去的侍卫只知道是去帮着找二少夫人的,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虽知受惊的马车不可能大老远跑到山上去,翻车受伤只是遮掩之词,然邱诚明和赵翔几个去救人的时候,他们都远远地潜伏在山路上,依稀地听见有人喊话,叫他们让路什么的,并没有见着劫匪。

不曾眼见为实,又被邱诚明隐晦地告诫了几句,都不敢多嘴乱说。况且凡是跟着去的,每人都领了十两赏银,谁吃撑了会去传主家的闲话?

那几个见过劫匪的,俱是邱诚明看重的心腹,嘴巴牢靠得紧。

周沁第二天一早才接到消息,抛下梅园诗会评选诗魁的重头戏,急匆匆地离开了,领着同样心急如焚的雪琴、银屏和彩屏直奔庄子而来。

等见了简莹,瞧见她那张涂满药膏的脸,四个人加上甘草、茯苓,都止不住掉了眼泪。

简莹受了伤,又泡了冷水,昨天晚上就发起烧来。这会儿烧是退了,嗓子却有些哑,鼻子也塞得厉害。

看她们这样,便瓮声瓮气地笑道:“你们这是来看活人的,不是参加葬礼,哭个什么劲儿啊?”

“呸呸……”周沁赶忙啐了两口,“什么葬礼,这可不兴乱说。”

雪琴则气呼呼地瞪着元芳,“离开梅园的时候,我有没有嘱咐过你?你到底是怎么当差的?”

“雪琴姐姐,你别骂她。她为了救二少夫人,受了很重的伤呢。”晓笳木着一张小脸插话。

昨天晚上给元芳上药的时候。她亲眼瞧见元芳整个后背都是青紫的,一条伤口从左边肩头延伸到腰间,足有一尺多长,深的地方皮肉都是翻卷的。

带着这样的伤口。还跟踪了歹人一路,一声不吭地帮着二少爷把二少夫人救了出来。她扪心自问,换成自己是绝计做不到的,是以对元芳钦佩得很。

听雪琴不明就里就发作人,立刻出言维护。

雪琴兴师问罪的气势忽地低下去。为了面子不肯立时说软话,便作势瞪着晓笳,“她的伤再重还能重过二少夫人去?瞧瞧这脸,要是破了相可怎么办?”

说着眼圈一红,又落下泪来。

简莹没瞧见周汐,有些放心不下,“三妹妹,汐儿妹妹呢?”

“我怕母妃担心,叫人先送她回王府了。”周汐擦了擦眼睛,又替简莹抻了下被子。“二嫂是不是冲撞了什么邪祟?怎会接二连三地出事?

上回在开元寺就险些把我吓死了,这又惊马又翻车的,弄得一身伤。我看二嫂这阵子还是别出门了,等养好身子赶紧找人算一算,破了这霉运。”

简莹指了指自己打了夹板的腿,又指了指吊着的胳膊,自我调侃道:“我一伤残人员,就是想出门也走不动啊。”

周沁破涕为笑,“这个时候还有心思逗人笑的,也就只有二嫂了。

得。我也不回去了。二嫂不在,我待在王府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就留在庄子里,帮着照看二嫂,陪二嫂说话解闷。”

“奴婢这就回去跟王妃说一声。再帮三小姐收拾些衣服带过来。”甘草机灵地说道。

晓笳心头一动,赶忙说道:“二少夫人,奴婢跟甘草姐姐一起回去吧。

昨天过来得急,没带多少东西。您要在这里休养一个月,平常用惯的物件都拿过来才好。

二少爷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未必能想着这事儿。”

据说苏秀莲昨天晚上生下孩子就剩下一口气儿了。大夫连准备后事的话都撂下了。

却是甘露不死心,将一整根人参捣碎了榨出汁水,给她灌下去,吊住了那口气。然后守在床边,一声一声地喊着“苏姨娘”,念叨着刚出生的小小姐如何如何。

过了三更天,苏秀莲竟奇迹般地睁开了眼睛,看完孩子又昏睡过去。

大夫诊过脉,说是缓过来了。可因身子实在太弱,不敢保证她能就此活下去,要等熬过天亮再看。

为着这事儿,周漱一大早就骑马回去了。

简莹心知晓笳取东西是假,去跟罗玉柱接头才是真的。她也想知道楚非言有什么动作,便点头应允了,“行,那你就走一趟吧,顺道去毓芳斋买几样糕点带回来。

我如今不能走不能动的,可不就剩下吃了吗?”

“要想伤好得快,就得多吃。”周沁接起话茬,笑着吩咐甘草和晓笳,“不拘什么,只要瞧见好吃的,就多买些回来,这银子我出了。”

“是。”晓笳和甘草齐声答应了,便双双退出门去。

雪琴觉得自己又迟了晓笳一步,赶紧擦干眼泪,张罗着泡茶去了。

简莹不想多事吓到周沁,并未将实情告诉她,几个丫头也一并瞒着了。

姜妈愁得一晚上没合眼,头发都白了好几根

。趁屋子里没人,盯着两只黑眼圈就进来了,支支吾吾地道:“二少夫人,要不要帮您备一副……备一副药,以防万一?”

昨天晚上被她问起来的时候,简莹心里还有些不舒服,此时看她这模样倒像是真心替自己担忧的,不忍她受折磨,便跟她说了实话,“姜妈,我没被劫色,用不着你说的那种药。”

姜妈一愣,旋即大喘了一口气,连声地道:“那就好,那就好。”

简莹微笑起来,又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拿左手支着下巴问道:“姜妈,如果我真的叫人沾了身子,你打算怎么办?”

“二少夫人,您千万别拿这种事儿开玩笑。”姜妈心有余悸地道,“哪有什么如果?二少夫人福大命大,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简莹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心说她要是知道小六儿给找着了,恐怕就不会说这话了。

不到中午,晓笳和甘草就返了回来。

“苏姨娘怎么样了?”简莹瞧见晓笳进门,马上问道。

“挺过来了,满王府的人都说苏姨娘命硬呢。”晓笳笑着答道,“奴婢还去看了小小姐,精神着呢,眼睛乌溜溜的,一点儿也不像是早产的孩子。

奴婢回来的时候,二少爷正审着灵姨娘呢。”

简莹只知道苏秀莲早产是被灵若害的,具体情况还没来得及问,“你跟我说说,灵姨娘和苏姨娘之间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未完待续。)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