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信息港

当前位置:

深层密码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崇明信息港

导读

心圣城里究竟有多少个公务员?多少个坐在火柴盒式的办公室里谋生的人,王珊并不知晓。她是市法制办的一名工作人员。但是她已经连续五个月感到萎靡不振

心圣城里究竟有多少个公务员?多少个坐在火柴盒式的办公室里谋生的人,王珊并不知晓。她是市法制办的一名工作人员。但是她已经连续五个月感到萎靡不振、抬不起头。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了?不过这种怀疑只能在她自己心底里进行,仿佛有两个我在她的脑信波里游泳、争斗。有时甚至让她产生死的念头。也有可能是她心理上的敏感,她每天碰上办公室主任心里就发虚。以为办公室主任看她的目光,也像要刮了她一层皮。但她又矛盾地希望这只是自己心理上的敏感。  但事实并非她想象的,那天早上她上班就让主任唤进办公室。主任很认真地提醒她可不要掉以轻心,要百倍地提起精神,投入到工作中。她近工作中常常出现一些低级的错误。那些错误作为正常人是不应当犯的。主任的话,就是说犯了这种错误,就不是正常的人了?这话让王珊心底更加发虚。她想应当好好地找个人聊聊自己压在心底的心事。就像压在箱底已经快发霉的衣服,应当好好地找个晴朗的日子拿出来晒晒了。  可是天地间阳光总是有的,而要找个人聊上自己心底的事,真难以寻找。  头痛。  王珊出了主任办公室感叹道!  晚上王珊去找她小学时的语文教师程洁。也是程洁老师从小夸她,有可能成为一个杰出的女性,她才走上今天这个位置。这个位置说不上多么地杰出,但与大街上穿街穿巷叫卖的小贩子相比较,还算得上杰出的,至少那些人会仰看着她办公的地方,会莫名地想像出她坐在火柴盒式的办公室里有多么的舒坦,多么的幸福。  夜幕下,王珊驾着车,来到了老师居住那个小区,泊好车,就看见老师阳台上一个身影。但是看不清,那是第五楼的阳台。只是一个剪影,身段异常地迷人。老师曾经是个能迷倒一座城男人的女人。不知为什么,老师突然与众人玩起了失踪。她也是不久前在网络上发现的。发现的是她来自小时候对老师语言信息中的感觉。她与那网友交谈上句,就有这种直觉,交谈下去,她忍不住激动地叫道:“老师,是你吗?肯定是你!你为什么不见我们啊?你在哪里?”  她苦苦地哀求,程洁老师才同意让她上家一趟,但必须她在客厅里,她在卧室。  所以她每次与老师相见,都是没有真正见到老师的面。只是听到老师的声音。她从声音中听出老师的声音有些嘶哑。但她不敢多问。  她走向那幢楼时,就看见那个剪影缩进去了。  她心里痛苦地抽搐了下。老师究竟怎么了?  她来到楼上,老师居住的门已经开了。她进去时,就见桌上泡起的茶,冒着一缕缕淡淡的清气。她的泪水几乎就要涌出来了。她叫了声老师。老师冷冷地应了声。  王珊犹豫了片刻,简单地对老师说,她活得为什么感到如此地压抑?甚至还不如死了好,死了就一了百了。  老师很快从门缝中递出一张纸条。王珊接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前往白毛猪乡猪牙齿村采访一个奇人,他叫白眼狼。他也许可以帮你解开心头压着的困惑。”  王珊一看要她去乡下见一位所谓的奇人,或高人来帮助她解开心头的困惑,这不是太离奇了吗?一个乡下人能懂得多少?她本来就是从乡下奋斗进城的,现在所有的乡下人向往城。市,怎么还让她去见一个乡下人?  王珊正在犹豫不决,老师却传出话来,她本来也想一死了之,也是因为接触到那位乡下人,她才活了下来。  王珊吓了一跳,从小程洁老师教她们积极向上,要有乐观的精神状态,没想到老师也有自行了断的想法。她问老师为什么会有那种想法?  老师在房间里冷冷地喝斥她,不用问那么多,如果想去见他,就去,不想见他也可以不去。她不想强迫她,况且与他不投缘的人,他还不一定愿意接待。  王珊还想与老师谈谈,老师却请她走了。他已经在扣扣上呼叫她。她喜欢在扣扣上与他聊天,现在她信任的就是扣扣上的他了。  王珊第二天早上十点钟不到就来到了猪牙齿村,向村民打听到白眼狼的家,就要赶去。村上人说他不在家中,而是在村中央的大樟树底下。他常常在那儿躺在躺椅上,看着天,谁也不知道他想些什么。  王珊与两个同伴步行赶往村中央的大樟树底下。远远就见一个中年老头靠在椅子上,一声不吭,可从他身边传出了热闹的打麻将声。王珊走过去时,才发现那棵大樟树里面是空的,有一桌打麻将的人,三个女的,一个男的,边上还坐着几个看的人,正打得热闹。  王珊的同伴马上举起手机对着樟树洞拍了起来。人钻进樟树洞中就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了。  而那躺着的男人一动也不动。  王珊询问他是不是叫白眼狼?他嗯了声,欠了欠身子。  王珊有些失望,这人说老头还没有老到头,平平常常的,看不出什么新鲜的地方。  “小姑娘你老师让你来见我!其实会让你失望的。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也不可能能解开你心中的困惑。”他说着坐直了身子。  这家伙一句话,让王珊吐了吐舌头。  王珊想请他陪她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好好谈谈。那人却说,你还是回去,向你老师请教,只要你知道老师的经历,你也许就了却了尘缘了。  村上人听说王珊是前来向这位所谓的奇人求教人生,围着王珊哈哈大笑起来,这人是他们村上为普通的人,甚至是没有出息的人。村上大家造起了大楼房,他还是一座旧房子。村上许多人买上了小汽车,他还是一辆生了锈的自行车,这种人有什么奇?  王珊没有想到老师向她推荐只不过是个普通乡间老头,不是什么神一般的人物,就打算回了。忽然她想到一个问题,就信口问道:“大师,你这样有才能,为什么不为国所用啊?”  那人眉头皱了皱,淡淡一笑,说他年轻时是想为国所用,他本来就想自己的命能赢得他人的尊敬,没想到一生会一事无成。  白眼狼挥挥手,要她们走,不要打搅他看天了。他喜欢与天对话,与人没话可说的。  王珊见白眼狼脸上露出那种外界攻不破的微笑,暗想他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就告辞了。  王珊与同伴上了车,几人就在车上猜测程老师为什么要她来见这个极为普通的半老头?难道他身上真的有她们没有发现的东西?  王珊忽然想给老师打个电话,问问老师这个人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就让司机停下车,她给老师打电话。程洁老师在电话中说,她也解释不清。程老师要王珊赶紧回头,上他家去,在他家住上十天半月,他就会流露出许多东西,那些东西就会帮助她解开心中的困惑。  王珊又回了头赶到白眼狼家。白眼狼已经在家里看报纸,她上前笑着说很想在他家吃顿饭,不知可否?  “可以”白眼狼人倒是很大方的。他说着就到门口向邻居发话,买到菜的人贡献一点,他家有客了。邻居们听说他家有客了,有人拿着鱼,有人拿着肉,有人拿着青菜过来了。大家还帮着他将菜洗了。  白眼狼亲自下厨去炒菜。  王珊在饭桌上,向白眼狼敬了一杯酒,又向他请教,他究竟对生命有什么特别的领悟?她为什么在城里会感到压抑,提不起精神?  “这问题很难回答,我对生命的感悟,说出来了,就与我内心感觉不一样,只有靠你自己去领悟。我年轻时志向远大,没想到会如此结局。而后来忽地发现,这样不就挺好的吗?我就开心起来了。”  白眼狼说着这些话,脸上又流露出舒畅的微笑。  王珊不明白他为什么过着这种简单的日子,还能那样笑。笑得那样可心,笑得那样平静。  无论王珊如何追问他也不肯再往深处说。王珊也不敢十分纠缠,担心白眼狼动怒。而白眼狼反而笑道:“你那程洁老师就是一个真正的奇人!她的事能让你完全开悟,你不向她请教,反而来问我,真是舍近求远了!”他似乎是报复似地说出了令王珊想不到的一个她不敢置信的秘密。  她的老师程洁在多年前出门旅行,中巴车上突然有人点火。程洁虽然活命下来可全身大面积烧伤,面目全非,从此不敢示人。  王珊惊得心头乱跳,喘着粗气,老师怎么会经受这种人生大灾难?  而白眼狼说他的失败就像大面积烧伤的人,他是在心灵上的,别人看不见。所以他不能说出自己许多深藏在内心的话,那样会触碰到自己的旧伤。  王珊表面听着他说话,内心却对他的事没有了兴趣,而是对老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许老师在那次事故中还英勇地救了人呢?。  王珊决定,饭后就回到城里,找到老师,好好地谈谈。  晚上王珊单独来到老师家,提起她那次事故。  程洁老师叹了声气,骂了白眼狼几句,良久才说,那次她是偷偷地陪情人出去旅游。在外边打破了原有的单调的生活轨道,她得到了刺激性的乐趣。没想到会遇上那个不要命的放火烧车,而那放火的人居然就是她的情人。她的情人是她大学时的同学,在她眼里他长得标致,又有前程。没想到他心理却是对社会充满了不满,以为自己应当得到更高的位置。他在一次竞选领导位置时败北,就预谋要制造一起恐怖事件,来显示他的英雄。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心灵上已经做好了,临死之前要将她痛痛快快玩上几次,让她垫背,陪他一起去阴曹地府。他一把火烧了车,他离开了尘世。她活了下来,人不人,鬼不鬼的。与老公也不敢见面了,她从网络上向老公发了离婚函,要老公什么也不要问,就当她死了。  她想到过死,自己为什么会走上这一步?她在学生们眼里是那样漂亮,高尚,可是她内心渴望着一种刺激,一种打破天天像太阳一样轮转着的生活节奏,想不到打破了就成了这种局面。  她开始写小说,写那些人类深层次的隐秘的世界。她在网络上认识了白眼狼。她发现他对人类深层次的东西有着不一般的见解。她慢慢地知道他也有着不一般的人生际遇。她知道他曾经有个计划,决意要成为”zzj”“jsj”,但她不知道这六个字母的含义。  但他的目标没有实现。  他的创伤,就只有在岁月中慢慢地自我抚平。  程洁老师似乎明白那六个字母的含义,但她不愿意透露出什么信息。老师说会将与他聊天记录发到她的扣扣上,也许能从她与他的聊天记录中找到他内心的密码。  王珊回到家,打开计算机,程老师已经将与他的聊天记录发到她扣扣上了。  王珊从老师与他的聊天中发现,原来他年轻时很有抱负。大学毕业后,就进了政府机关,没想到与一个女孩恋爱上,那女孩子的前恋人带了一班人,在大街上拦住他的路,要修理他,他愤怒到了极点。别看他是个书生,却从小喜欢一些拳脚,他在自己被对方砍伤时,夺了一把刀,疯狂地进行反击,当场砍死一个人。  按理这是一场正当防卫的案件,可是那死者的舅舅是市委政法委书记。可想而知,他死罪能免,活罪难逃,被判了二十年重刑,进了监狱。由于在监狱里立了功他提前释放出来。但他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一般的女人也不肯嫁给他做妻子,认定他曾经杀过人,肯定是个个性暴戾,不能相处的角色。他的内心经历过常人难以置信的煎熬,才慢慢抚平那深层的创伤,好好地活着。  王珊突然一拍手,她明白了,他年轻时是想成为一代杰出的政治家与军事家,没想到他会走上这样一条道。  王珊在纸上写了大大的那六个字母,又对着那六个字母沉吟起来。这六个拼音字母就是政治家、军事家汉语拼音里前一个字母。王珊又写下那六个汉字,她从那六个汉字变化成眼下的他。王珊感觉到他心灵上的创伤真的不亚于程老师的全身烧伤。他在年少时敢于出言那六个字母,足见他对自己的智慧是充满自信的,但要成为那样的人物其中有多少不可预计的机缘巧合?命运将他残酷地推到失败深渊。他却在深渊中默默地扛起了人生的苦痛。  王珊忽然拔通老师的电话,告诉老师她明天还想再去他家,以后与他成为好朋友,也许会从他身上领悟到许多她从来没有领悟到的人生密码! 共 43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癫痫病预防所需要注意得是什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