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透明梦境

2019/07/13 来源:崇明信息港

导读

小裳的眼睛很清澈。象阳光下某种干净的东西。可是她一直站在峦的梦境中央,站在明亮宽绰的天空下面。微微的仰着头,满脸的清纯和懵懂。面前是在风

小裳的眼睛很清澈。象阳光下某种干净的东西。

可是她一直站在峦的梦境中央,站在明亮宽绰的天空下面。微微的仰着头,满脸的清纯和懵懂。面前是在风中疯狂飘落的花朵,一大片一大片整齐而且笔直的从视线里划过。有漂亮的暗影。

现在峦在一家外企做广告设计。一个人没完没了的忙碌,偶尔有短期的旅行。沿着偌大的北京城行走,乘做地铁或者公交。在热闹的人群和空旷的马路上观望似曾相识的面容和深深陷进天空的楼房。然后安静的发呆,脸上流淌下一阵一阵的荒凉和空冷。有的时候,会一个人坐在空旷的阳台上,透过干净巨大的玻璃橱窗观望对面房间的女孩。

一直素颜。有漆黑明亮的瞳仁和漂亮美好的脸。软软的长发优雅的结在肩膀上,如同深黑色的海藻。

清晨是一杯热牛奶。安静的坐在竹编座椅上,满脸清澈的看着洒满阳光的天空和漂浮游荡的云朵。偶尔有浅灰色的鸽子噗嗤噗嗤拍打着翅膀轻轻的穿越过视线,表情是和平的。或许她在幻想一场邂逅,峦总是悄悄的告诉自己。然后裂开嘴巴小声的微笑,白皙坚硬的牙齿完完全全的裸露。他知道她的名字,小裳。也知道她是那个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女孩子。

倾国倾城的笑容如同荡漾开来的水面,一层一层的蔓延进峦的胸膛。

黄昏的时候看得见小裳光脚在光滑的地板上舞蹈。很精致美观的芭蕾。柔软的身体轻盈的飘飞起舞。象一片旋转的落叶。峦记得天色渐次暗淡下小裳突然发亮的眼睛以及被风吹乱的头发。背景画面是苍茫的落日,惶惶然的坠落在地平线的尽头。然后消失在远方无边无际的树木和房子里面。

女孩好像很少走出房间,深夜的时候总是戴着耳机坐在打字机前面敲击键盘。峦知道,她应该是寂寞的。需要在夜晚的时候被温暖的手指握紧,被结实的肩膀保护的女孩子。她的心里应该有沉积的铅灰色云层,没有边际。

女孩应该有不可触碰的伤痕和疼痛,深深的刻在心尖上。无法抹去。

北京的春光有些绚烂和刺眼,暖烘烘的照在脸上。有轻微的灼热。峦象往常站在阳台上观望对面楼房里的小裳。以及她面无表情吃苹果的样子,很美好很清澈的画面。悬挂在屋顶边缘的天蓝色窗帘在风中轻轻的飘扬起来,然后掉落。峦喜欢小裳一半的面容被窗帘的阴影遮住的情景。美丽的长发软软的垂落下来,覆盖住漂亮的瞳仁。然而,在这个下过一场鹅毛大雪的春天午后。他没有看见小裳,没有看见那个大段时间都会出现在自己视线里的女孩。那个眼睛会轻轻的说话,清澈的笑容可以淹没一切的身影。在梦中接连不断的行走。

峦突然觉得心里很空洞,仿佛有很多美好的东西还没发生就完完全全的葬送掉。如同搁浅在空气中的水雾,被无边无际的阳光放肆的燃烧干净。

他跑到对面的楼上去寻找,发现女孩已经搬走。只剩一个空旷安静的房间,以及贴在窗子上的白色纸条。

隐没在对面窗子背后的男人,请你为我多多驻足观望一段时间。我想,我已经爱上你。

峦又梦见小裳,她穿着白色的碎布裙子。站在一棵巨大参天的香樟树上,仰着头面朝有白色翅膀的飞鸟。风中有飘零的羽毛,轻盈的掉落。纷纷扬扬。她的头发完全的覆盖住脸,斜斜的很美好。背景声音是巨大而且轰鸣的烟花炸裂的巨响。

接连不断。撞击在胸膛里。

那些习惯或许形成男性不育
昆明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昆明看癫痫病到哪个医院
标签

上一页:慢行

下一页:乐逍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