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信息港

当前位置:

狆國果断炪手摧毁美國霸权解救阿拉伯盟

2019/06/15 来源:崇明信息港

导读

中国“果断出手”摧毁美国霸权解救阿拉伯盟?>出差在伊拉克的美军,装备战损是平时的七倍,后勤补给这一块,因为很多活外包了,不好算,

中国“果断出手”摧毁美国霸权解救阿拉伯盟?

> 出差在伊拉克的美军,装备战损是平时的七倍,后勤补给这一块,因为很多活外包了,不好算,比装备战损要小,大约在四到五倍左右,津贴肯定是增加的了,还有一块就是军援。喽喽军队去伊拉克,说起来都是自己掏钱,但是美国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出钱的,例如蒙古拿了二千八百万美元,实际上是美国给的蒙古派军队去伊拉克的补贴,帐上是不算在伊拉克军费开支里面,总帐上这也是与伊拉克有关的。

北约在阿富汗作战,太依赖空中支援,所以平时只能进行百人规模的小行动,维持游击队“打了就跑”的状态,因为他来你不出击,打了人家还不跑了,就麻烦了。大规模军事行动,那要筹划几个月,情报收集分析,准备弹药基数,空地协调、盟军内部协调,补给准备,甚至还要等个好天气,等等,差一点点都没法打。即使认为准备很充分,几仗打下来看,效果也很一般。去年联军的“山地挺进”行动,动用一万一千人,号称围困了七百“塔利班”武装,战报只打死30名“塔利班”(还是疑犯),到底是打的那路溜子都搞不清,以后联军再未见有战果报道,倒是有媒体透露英美联军密码被“塔利班”破译,使得联军屡遭伏击。

山地作战,尤其高寒山地作战,人的适应性、装备的可用性、实用的战法等等,都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具备的。再先进的武器也无法克服这些地理障碍,联军这几仗打的也一定很郁闷,想嬴赢不了,想走走不了,持续下去对地头蛇会越来越有利。

不论阿拉伯民族今天面临怎样的窘境,从整体上说今天这也是一个受压迫的民族,在我们摧毁美国霸权、把西方文明中从世界中心打回到其本土的伟大斗争中,阿拉伯,是我们团结的力量。

由于阿盟内部反美力量强大,阿拉伯民族的少数寡头只能把持不统一的阿盟,而不可能统一阿盟,因此一个统一的阿盟不可能倒向西方或者美国,也一定是对我们中东政策有利的;

就此,我们应该力促阿盟的统一,至少在行动上有更多的同一声音和决策,要通过中阿的经贸往来,促进阿拉伯国家中反美力量的壮大,能在阿盟中有更多的发言权;对几个石油国王,也要紧紧拉住,让他们在对美国的心存恐惧中,觉得在东方还有一个依靠。漏斗子

阿盟中,单个的阿拉伯国家不要说没有一个有在国际上说得上话的,就是对中东、对阿拉伯世界大事情说话有分量的国家都没有。过去埃及算是老大,现在埃及也只能自说自话,埃及投靠美国无论看长期短期,都是得少失多……

阿拉伯地区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方面:地理、石油。地理的价值还远在石油之上。我们可以统计一下,有史以来中东地区崛起了多少帝国:埃及帝国、亚述帝国、巴比伦帝国、古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安息帝国、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萨珊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直到近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本身中东地区是东西方融会交贯之地,历史上的阿拉伯国家一直依靠垄断东西方贸易获取巨大的利益。欧洲强大起来以后,控制了中东,接着控制了印度洋,再把触手伸向非洲和远东地区,从而建立起全球殖民帝国。美国在二战后把英法势力赶出了中东,从此北制俄国、西围欧洲、东进印度、南下非洲,全球战略通行无阻。正是因为重要的地理位置、丰富的资源,加上阿拉伯民族本身庞大的人口以及宗教因素,使得世界上的任何大国都无法做到对这一地区熟视无睹。连接两洋四海三大洲的中东地区,向来是财富集中之地,也是民族、种族、宗教纠纷纠结之地。可以说,中东是世界的咽喉。各个大国对这一地区的争夺,造成了这一地区的动荡不安,也使其成为今日世界安全问题的焦点。

今天,占据拥有中东这块土地的是历史上一直居住在这一地区的阿拉伯人、土耳其人、波斯人、以色列人,其中主要是阿拉伯人。阿拉伯人虽拥有这块土地的所有权,却并不拥有控制权。控制权把握在欧美等西方大国手中。可以说,中东地区目前分离分裂的现状,正是西方大国一手造成的。一个分离的阿拉伯世界符合西方世界的利益,因此西方一直致力于制造和维护一个分裂的、衰弱的、动荡的阿拉伯地区。科威特、巴林、卡塔尔、阿联酋、吉布提等一系列小国和两伊边界、巴以边界等一系列边界问题的产生就是这一传统政策实施的结果。阿拉伯人民遭受的苦难也与这一政策有着莫大的关系。

今天,阿拉伯国家联盟已经有22个成员国、3亿人口,加上土耳其、波斯、以色列三个非阿拉伯民族国家1.5亿人口,就构成了中东政治版图的现状。其中,阿盟国家分布在从大西洋到印度洋、从亚洲到非洲的广大地区,并把握了世界能源的咽喉波斯湾和世界地理的咽喉苏伊士运河。但是,目前阿拉伯国家的政治经济发展很不均衡。目前,在阿盟22个成员国当中,既有沙特这样的封建君主制国家,也有黎巴嫩这样的议会民主制国家;既有苏丹、索马里这样的不发达国家,也有摩洛哥这样的中等发达国家,和科威特、沙特这样按人均国民产值计算属于发达的富裕国家。阿盟成员国国情各异、贫富不均,加上西方殖民主义者有意遗留下来的领土、民族、宗教问题,自身又缺乏统一的力量,政治形势错综复杂,极易为外界势力所利用。有人说,阿拉伯人还在寻找着他们的毛泽东,印第安人已经永远寻找不到他们的毛泽东了。这就是阿拉伯地区的政治现状和深刻现实。

目前阿拉伯国家联盟成员国按其政治立场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类:类是有美国驻军被美国操控的国家,如沙特、科威特、伊拉克等;第二类是领土无外国驻军但受西方影响较大的国家如约旦、摩洛哥等。这两类国家的共同特点是人口相对较少、资源丰富、相对富裕。第三类是领土上无外国驻军、民族主义情绪浓厚、传统上持反美立场的埃及、叙利亚、索马里等第三世界国家,共同特点是人口较多、资源缺乏、经济落后。这三类国家政治立场各异,经济基础不同,却共同参与着阿盟的运作。由于卡塔尔、巴林这样几十万人口的小国在阿盟内部和埃及这样几千万人口的大国享有同等的投票权,使得阿盟并不能准确代表阿拉伯世界的普遍民意。正如经济杀手自传所披露的那样,富有石油的小国很容易被西方操纵,通过石油美元的循环使得其整个国民经济体系被整合进西方世界经济体系当中,而其他广大的阿拉伯国家却成为被剥削的对象。共同利益使得人口占少数的石油国家宁愿向西方输血也不愿帮助同根同种的阿拉伯穷国,例如约旦等国和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议架空了阿盟内部的大阿拉伯自由贸易区协议(P-AFTA)。利益的差异导致立场的差别。海湾石油富国把大量的外汇资金投向西方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而不愿意把资金投向比较落后的阿拉伯国家,广大阿拉伯人民对此非常不满,致使阿盟内部矛盾越来越大,各国立场越来越难以协调。这就使得阿盟在民意上表现为阿拉伯居民的反美倾向占大多数;而在行动上却表现为阿拉伯国家的亲美倾向占大多数。因此,我们可以说三类不同国家存在的现状是阿盟软弱无力且无法以一个声音说话的根源。

此外,阿盟在本身的制度上和决策机制上也有很大的弊病。目前,阿盟的权力机构主要由首脑会议、理事会、阿拉伯议会组成,其中理事会是名义上的阿盟领导机构,其决议对全体成员有约束力,但真正通过的决议很少。首脑会议是阿盟权利机构,却很难通过有约束力的决议。由于资料缺乏,此处难以作具体的分析。但可以肯定的是,阿盟是一个缺乏执行力的机构。

近年来,随着世界形势的变化,传统的三类阿拉伯国家立场也发生了变化。主要表现为亲美的两类国家内部反美力量增强,而传统的反美国家反而在美国分化下出现了一定的瓦解。例如沙特阿拉伯等君主制国家出于对美国推行中东民主化方案的恐惧,开始与欧洲和中国接近;而第三类国家除了埃及早被美国分化收买以外,伊拉克战争后利比亚也出于恐惧心理而政治投机倒向美国。中东的政治力量有重新分化组合的趋势。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方面,由于美国伊拉克战争以后在各方面的倒行逆施激起了阿拉伯国家的普遍恐惧和反感;另一方面,美国的力量也确实是强大的,因此在其主攻方向反美力量难免出现了退缩。但总的来说,美国在中东的民意基础是大大减弱了,与其上世纪90年代在中东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通过在中东特别是伊拉克的驻军,美国对中东的控制力大大加强,控制基础和支持度却不断在减弱,这就像一栋楼越盖越高基础却越来越浅一样,势必造成美国势力在中东和中东自身的不稳定。这就为其他势力介入中东和中东自身力量的重新分化组合提供了机会。目前看来,短时间内这种趋势无法改变,将会一直演变到中东地区在内外力综合作用下重新稳定为止。

外交政策取决于外交目标,外交目标又取决于内政。中华民族现在处于民族复兴的历史关键时期,恢复中华民族的繁荣富强,恢复与历史上传统友好地区的友好联系,推进这个世界的和谐是我们现阶段的政治任务和历史使命。因此,我们的对阿外交目标应该是:

1、与阿拉伯国家建立友好的合作关系,在国际事务中相互支持;建立阿拉伯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深厚的感情; 2、发展经济往来,促进相互繁荣;以中国—中东—欧美的经济循环代替目前的欧美-中东经济循环,恢复历史上传统的东西方正常贸易模式;

3、中东地区石油储量占了世界的60%,将中东地区作为我们国家发展的长期能源基地,是确保我国能源安全的重要手段;

4、欧亚铁路建成以后,中东将是我们通往非洲的重要孔道;亚非铁道的建设将是亚非欧和谐的下一步棋,而这一步棋的前提是要有一个稳定的中东;

5、支持阿拉伯人民正义的民族解放事业,促进阿拉伯民族统一、摆脱西方国家对这一地区的传统控制,推进世界多极化潮流。

一个稳定、和谐、繁荣的阿拉伯地区,将有助于消除目前世界的不平等和不安定因素,使阿拉伯地区成为中国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如果阿拉伯地区无法实现真正的繁荣、稳定、和谐,一个分裂、动荡、衰弱的阿拉伯地区就无法避免外来势力的操控和干扰,也就无法真正成为中国的合作伙伴。只有阿拉伯地区真正实现了稳定、和谐、繁荣,才能真正实现和中国在国际事务上相互支持、在经济上相互往来、在政治上相互信任,和中国共同构建一个更为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如果以上目标实现,美国的全球战略链条将缺失重要的一环。一个稳定、和谐的阿拉伯地区,将给巴尔干和南欧地区带来压力,美国将不得不把更多的力量用于欧洲和中东,同时欧美将无法顺利地进入印度洋地区。阿拉伯替中国守边,将有助于中国缓解来自西方的压力,中国从此可以致力于东北亚、东南亚的事业,同时保证中东到中国的海上油路安全。在一超背景下,美国的所失就是我们的所得;美国国际活动空间的减小就是我们国际活动空间的扩大。中东从美国的附庸变成为相对美国独立的一方、从相对中国独立的一方成为中国的朋友,得失之间对中国的战略利益是巨大的,世界地缘政治版图也将发生改变。

2004年胡锦涛主席在与阿盟主席穆萨会谈时提出了我们和阿盟发展关系的四个原则:(一)以相互尊重为基础,增进政治关系;(二)以共同发展为目标,密切经贸往来;(三)以相互借鉴为内容,扩大文化交流;(四)以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为宗旨,加强在国际事务中的合作。简单的说,可以概括为互信——互通——互融——互生。可见中央对与阿盟的关系是有长远打算的。 

因此,我们对阿盟的政策应致力于以下几方面:

1、推动亲美国家的立场转变,扩大阿盟内部的反美力量;

2、协助阿盟改善其决策机制,加大第三类阿拉伯国家的发言权,使其真正能代表阿拉伯世界的民意;

3、在前两者基础上,协调阿盟内部在大多数问题上保持一致,以为其自身争取更大利益;

4、支持阿拉伯国家独立自主,首先促进第三世界阿拉伯国家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往来和政治互信,并在国际事务中紧密合作;

5、支持阿拉伯人民正义的民族解放事业,协助阿拉伯民族维护其正当利益,排除外来势力干扰,逐渐实现阿拉伯地区的稳定、和谐;

6、加大中阿之间的经济往来,实现阿拉伯地区的经济自主和与中国之间的良性经济循环,促进中阿共同繁荣;降低阿拉伯国家对西方的经济依赖;

一个总结性的问题:中东的问题在那里?出路在那里?中东的问题就在于美国借助中东的地理位置和能源高地对全世界进行控制,同时对中东进行吸血。因此我们努力方向的不应该是要求阿拉伯地区支持我们,因为在分裂、动荡、衰弱的前提下它们很难做到这一点;而应该是我们支持阿拉伯地区为了争取自身的利益而和欧美霸权主义国家作斗争,并在并肩战斗的过程中逐渐实现阿拉伯地区的和谐,实现中阿之间的战斗友谊,实现我们的国家利益和国际活动空间拓展。这才是中东问题的出路。

网络营销需要什么
溧阳
点餐微信小程序系统
标签